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科技>>正文

聰明的劉強東,奶茶離婚也得不到京東

原標題:聰明的劉強東,奶茶離婚也得不到京東

△劉強東在3月份告誡年輕創業者的話

高凈值人士在海外的人際關系,往往都是一副解不開的謎團,上一個在美國進了局子,出來開始打官司的,是周立波。可能是出于惺惺相惜,周立波不顧自己的焦頭爛額特意趕來“聲援”。

“我們的問題都出在‘槍’上!既然我能被人故意塞進去,那你就有可能被人惡意掏出來……”并向劉強東表示“祝你好運”。

△周立波微博

不知道劉強東會不會感激周立波的“力挺”,但大家聽了不大舒服就是真的。還有不少網友為奶茶妹妹抱打不平。。。

不過,“奶茶妹妹現在提起離婚能分得到家產嗎?”這個話題就比較有意思了。如果離婚,奶茶能得到什么?

無薪老板,劉強東

要是普通上市公司CEO,年薪上千萬不足為奇,但巨頭的年薪就比較另類。雷軍創立小米,八年沒領工資,但一次獎勵就達99億元。而馬云曾在一次撒貝寧的采訪中說,他從創辦阿里巴巴之后就沒有拿到過一分錢工資,工資全部打到了他老婆的賬戶中去了,還親口說“我對錢沒有興趣”。

△馬云接受采訪現場

相比起錢歸老婆的馬云,劉強東就顯得有些見外。他和奶茶妹妹領證前一天,京東批準了針對公司董事長兼CEO劉強東的一項為期10年的薪酬計劃:未來十年,他每年只拿京東1塊錢工資。

一時間,“奶茶妹妹在此間離婚只能分到5毛錢”的戲謔傳遍各大媒體。當時,很多吃瓜群眾說,這是劉強東的“婚姻防御戰”,怕日后萬一離婚,與小嬌妻產生資產糾葛。

如果離婚,分得到錢,分不到京東

雖然東哥年薪只有1元,但他同時被授予2600萬股京東A級普通股的期權,約占京東總股本的0.9%,這筆股權每股執行價格為16.70美元。也就是說,他想要獲得更多收益,就要讓京東股票大漲,高過行權價越多,賺的越多。

劉強東通過經營京東,讓股票升值,對于行權后增值部分,在法律上界定為勞動所得。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五條規定:夫妻一方個人財產在婚后產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即如果發生婚變,無論強東是在結婚期間行使股權期權還是離婚之后,行權后增值部分都很有可能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奶茶妹妹都能分上一份。

可是劉強東最值錢的是京東啊,那2600萬股A股期權只占總股本的0.9%。這就不得不提劉強東的精明AB股招數了。

京東在美國遞交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創始人劉強東為第一大股東,通過位于英屬維京群島的離岸公司Max Smart Limited持有京東369,564,379股普通股,持股比例為18.4%。在IPO之后,這部分股份將成為B級普通股,擁有67.6%的投票權。

△京東SEC文件

這家英屬維京群島的離岸公司Max Smart Limited,劉強東是通過信托持有的,且他為信托唯一股東,并享有收益權。

在結婚前將股權放入信托,股權的所有權就已經不再屬于劉強東,也就徹底隔斷了奶茶妹妹提出離婚所面臨的企業股權分割問題。

所以,如果離婚,奶茶妹妹分得到錢,分不到京東。

VISTA信托:抓緊企業控制權

放入信托的股權所有權不屬于劉強東,那么他是如何控制京東的呢?這就是東哥選擇BVI作為信托離岸地的巧妙之處了。

在信托的概念里,有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和保護人四個角色。受托人可以對信托財產進行管理,而該行為可能違背委托人的意愿。保護人雖然可以監督受托人,但在很多國家的信托法下,并沒有對保護人的權利做出具體限定,只規定在信托關系中可以存在保護人這個角色。

這里就要點出VISTA信托對于控制公司的獨特優勢了。根據《2003 年英屬維爾京群島特別信托法》(Virgin Islands Special Trusts Act 2003)(簡稱“VISTA”)規定,VISTA信托設有“董事局規章(office of director rules)” (簡稱“ODRs”)。

ODRs允許信托文書制定董事任命和免除條款,委托人可以管控VISTA公司董事的委任、罷免和薪酬事宜。簡單來說,就是委托人可以決定信托期間,誰將最終管理該BVI公司(BVI信托可以持續長達 360年)。

△來源:《2003 年英屬維爾京群島特別信托法》

對于BVI公司的股份以及已明確指定的股份,受托人于成立信托時負有明確的保留公司股份的責任,未經董事會批準,受托人不得出售該股權。

對于上述股份,VISTA限制受托人監督及介入的義務。

在受托人沒有遵循規定時,受益人和董事可以向法院申請救濟,有利于保障VISTA信托規則的實行。

所以,劉強東通過VISTA信托指定自己為京東的控股公司Max Smart Limited的唯一董事,解除了傳統信托中受托人對信托財產的管理,既享受信托提供的股權隔離保護優勢,又保留了對京東的控制權。

富豪離婚,企業命運迥異

協同通信公司的主席王浙安,由于婚前沒有設立信托做資產隔離,與妻子倪蘊姿離婚并向她轉讓10億股公司股份。隨后,倪蘊姿進行密集式巨額減持,令公司股價持續暴跌,跌幅一度達66%,以股價0.15港元的最低時計算,公司市值最多蒸發超過20億港元。(來源:搜狐財經)

而同樣遭遇“婚變”不利消息,龍湖地產股價只經歷了兩天的小幅下滑,便接連回升到事件前的水平。原因正如當時龍湖地產發言人所說,自龍湖上市起,吳亞軍和蔡奎的股權就一直分屬兩個信托持有,且蔡奎從未在公司擔任職務,因此離婚一事不涉及股權變動,對公司的運營也沒有影響。(來源:中國經營報)

△吳亞軍和蔡奎

同樣精明的還有“傳媒大亨”默多克。默多克在與第二任妻子安娜·托芙離婚時支付了17億美元,損失慘重,堪稱“史上最貴的離婚案之一”。在和鄧文迪結婚之前,默多克就汲取了與其第二任妻子安娜·托芙時離婚時的“慘痛教訓”。因此在婚前,默多克把名下的主要資產,特別是新聞集團股權都裝入了家族信托進行隔離保護。

2013年末,默多克正式結束與鄧文迪的14年婚姻。但是,離婚的鄧文迪僅獲兩套房產和讓兩個女兒成為870萬美金基金的受益人。默多克通過家族信托基金控制這兩家企業,與鄧文迪離婚不會影響上述兩家企業的管理權、所有權和繼承權。(來源:新京報)

△默克多和鄧文迪

高凈值人士結婚,最怕另一半愛錢不愛自己。但是談錢傷感情,如果你說,”親愛的,如果咱倆結婚,你需要在這份協議上簽字,結婚之前我的財產都沒有你的份“,TA就是不哭也會很傷心。

而如果你有信托,隔離公司的所有權和收益權,就可以含情脈脈地對TA說“親愛的,婚后我要加你成為我信托的受益人”,抱得美人歸的同時,也不必擔心公司股權外流。

- The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