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新聞>>正文

預計今年可減輕社保繳費負擔3000多億

原標題:預計今年可減輕社保繳費負擔3000多億

預計2019年,按照現在的方案可以減輕養老保險的繳費負擔約1900億元,同時減輕企業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負擔約1100億元,三個險種合計全年可減輕社保繳費負擔3000多億元。

《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日前已由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預計2 0 19年,按照現在的方案可以減輕養老保險的繳費負擔約19 0 0億元,同時減輕企業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負擔約110 0億元,三個險種合計全年可減輕社保繳費負擔3 0 0 0多億元。”4月4日下午,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人社部副部長游鈞表示。

2019年三險減負3000多億元

《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下稱《方案》)明確多項降費率措施。游鈞介紹,其中涉及直接降費率的措施有兩項:一是降低養老保險的單位繳費比例。從2019年5月1日起,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包括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高于16%的省份可降至16%.

二是將現行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費率的政策(即失業保險繼續實施1%的總費率、工傷保險費率各地繼續根據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情況確定降低幅度)延期一年到2020年4月30日。

游鈞表示,養老保險是社保單位繳費中的“大頭”,因此兩項措施中,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較大幅度降低,是此次社保降費率中的“關鍵性的舉措”。

兩項降費措施預期能多大程度減輕企業壓力?

游鈞表示,經過測算,預計2019年可以減輕養老保險繳費負擔約1900億元,同時減輕企業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負擔約1100億元。“三個險種合計全年可減輕社保繳費負擔3000多億元。”他說。

統一降至16%,促進市場公平競爭

此次降費尤其是降低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后,將會產生哪些效果?

游鈞指出,相較之前20%或19%的費率水平,單位繳費比例降至16%,一次性降低了3至4個百分點,相當于降低1/5,可以較大幅度地減輕企業社保繳費的負擔。

而且,此次降費受益面更廣,如各類用人單位都可以從中受益,受益省份范圍也更大,即除了廣東、浙江兩省以外,其他各省都可將費率降到16%,且不設任何條件,普惠性更強。

游鈞表示,此次降費率將有利于促進營造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他指出,目前各省份企業繳費比例不統一,“高的達到20%,低的14%,導致各地企業負擔不同,競爭不公平”。他還表示,越是經濟活躍、發展快的地方,吸引的勞動力越多,養老負擔越輕,費率就越低;越是老工業基地,人口老齡化嚴重,養老負擔越重,費率就越降不下來,也更難以吸引企業投資、擴大就業,因此“陷入一種惡性循環之中”。

“這次降費以后,全國的費率差異將明顯縮小,這樣有利于均衡企業的繳費負擔,促進形成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也有利于未來實現養老保險的全國統籌。”他說。

焦點

人社部

工資水平較低職工繳費負擔減輕“工資水平較低的職工,繳費基數可相應降低,繳費負擔就會減輕。”人社部副部長游鈞在談及降低社保繳費基數對職工的影響時表示。

社保繳費基數過去“標準過高”,繳費負擔過重

《方案》提出各省應參考“本省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和“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然后加權計算得到“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以此核定社保個人繳費基數上下限,合理降低部分參保人員和企業的社保繳費基數。

游鈞介紹,單位、個人繳納社保費金額與兩個因素有關,即繳費比例(費率)、繳費基數(費基)。調低費率或調低費基,都會導致繳費金額的減少、繳費負擔的減輕。

南都記者了解到,過去社保繳費基數的確定,是以統計部門發布的上一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為依據,以基數的300%作為上限,60%作為下限。

他指出,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較高,如2017年我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的月平均工資是6343元,同期私營單位從業人員的平均工資為3813元,前者是后者的1.66倍。所以,以“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作為確定繳費基數上下限的指標,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就出現了“標準過高,導致負擔過重”的情況。

降低繳費基數,低收入職工、小微企業受益

游鈞表示,調整后的平均工資計算口徑,更能合理反映參保人員實際平均工資水平,用它來作為確定繳費基數上下限的指標,“工資水平較低的職工,繳費基數可相應降低,繳費負擔就會減輕”。

游鈞指出,小微企業和勞動密集型企業的工資水平總體偏低,不少職工是按照繳費基數的下限來繳費。“調整以后,以職工繳費基數下限繳費的企業,在單位費率降到16%的基礎上,實際繳費負擔通過口徑的調整,可再下降2到3個百分點。”他說。

《方案》要求完善個體工商戶和靈活就業人員繳費基數政策。對此游鈞指出,考慮到個體工商戶和靈活就業人員沒有穩定的工資性收入,為便于他們參保繳費,原來政策規定是以本省上年度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作為繳費基數,這次《方案》明確他們可以在本省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的60%至300%之間選擇適當的繳費基數,“選擇的范圍擴大了”。

“收入低的可以選擇低基數繳費,這樣可以減輕繳費負擔;收入高的人員也可以選擇較高的繳費基數,來提高自己退休后的養老金水平,體現"多繳多得"。”游鈞說。

財政部

降費不會造成養老金支付風險“我們完全有信心在切實減輕企業社會保險繳費負擔的同時,確保廣大退休職工社保待遇不受影響,確保養老金合理增長并按時足額發放。”財政部社保司司長符金陵在談及社保降繳費政策對職工的影響時這樣表示。

降費不會影響養老金的發放

《方案》明確自2019年5月1日起,各地將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從原規定的20%降至16%;延長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繳費率期限;合理降低部分參保人員和企業的社保繳費基數等措施。

我國部分省份養老保險基金面臨較大的收支矛盾,降低養老保險單位繳費費率后,職工養老金待遇按時足額發放是否會受到影響?“降費會減少基金收入,但不會影響養老金的發放。”符金陵表示,降低養老保險費率可以有效減輕企業社保繳費負擔,同時確實會減少養老保險基金收入,加大基金收支壓力。

不過符金陵指出,,降費不會造成養老金支付風險。因為從總量上看,全國養老保險基金整體收大于支,滾存結余不斷增加。根據最新年報統計,2018年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各項收入3 .7萬億元,支出3 .2萬億元,2018年底累計結余達4 .8萬億元。他表示,降費后,未來幾年仍能保持當期收支略有結余,絕大部分省份不會存在“穿底”的情況。

多舉措應對降費后基金收支壓力

為應對降費后基金收支壓力加大的問題,符金陵表示,財政部門和人社部門已制定措施來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首先是各級財政將繼續加大對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補助。2019年中央財政安排補助資金5 285億元,同比增長9.4%,重點向基金收支矛盾較為突出的中西部地區和老工業基地省份傾斜,同時地方財政也安排了補助資金。

其次,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力度也將進一步加大。2019上解比例提高到3 .5%,全年調劑基金的規模將達到6000億元左右,受益省份受益規模將達到1600億元左右,可以進一步緩解基金缺口較大地區的養老金支付壓力。

最后,壓實省級政府的主體責任。他表示,個別省份在通過中央調劑和中央財政補助后,基金仍然可能存在滾存缺口。這些省份省級政府要強化責任,建立健全省、市、縣基金缺口分擔機制,多渠道籌措資金彌補基金缺口。在省級政府主體責任充分落實到位的基礎上,中央可對核定后的缺口按照一定比例,通過適當的方式給予幫助。

此外,符金陵表示,有關部門還將綜合采取措施增強養老保險基金支撐能力,促進養老保險制度可持續發展,如推進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開展養老保險基金投資運營、加快推進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等。

“總之,通過中央和地方的共同努力,我們完全有信心在切實減輕企業社會保險繳費負擔的同時,確保廣大退休職工社保待遇不受影響,確保養老金合理增長并按時足額發放。”符金陵表示。

本版采寫:

南都見習記者胡明山

作者:胡明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