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新聞>>正文

小藍摩拜齊漲價 共享單車燒錢難再續

原標題:小藍摩拜齊漲價 共享單車燒錢難再續

天氣轉暖將提高共享單車的騎行頻次,為行業帶來一絲活力,與此同時也傳出騎行費用上漲的消息。近日,小藍單車與摩拜單車先后宣布調整計費規則,騎行15分鐘后的價格提高至1.5元以上。摩拜與滴滴均表示,調整價格是為了可持續運營及產品服務體驗。截至記者發稿時,哈啰單車和ofo尚無相關消息。

不可否認,經過前期的瘋狂擴張與燒錢補貼之后,共享單車行業日趨理性,但運營成本居高不下,盈利模式還未成型,仍考驗著行業發展。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交通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馮蘇葦撰文指出,整個行業回歸商業理性,重新定位業務性質,并按市場規律出牌,讓價格成為調節供需的有效手段。

不過,他同時也認為,如果價格上漲過快過高,而沒有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和更獨特的體驗,那么漲價就是持續“掉粉”、自掘墳墓的做法。

小藍、摩拜調整計費規則“共享單車是一種時代的產物,解救廣大城市青年于水深火熱之中。”去年剛畢業的黃同學介紹,大四自己的寢室搬到了校外,新宿舍到學校步行15分鐘左右,而公交車是“雞肋”一般的存在,并不方便。因此共享單車便成了她奔波于宿舍、學校和地鐵站之間的最佳選擇。

最近黃同學也發現不少共享單車調整了計費規則。根據滴滴APP的信息,自2019年3月21日,小藍單車執行新計費規則:起步價調整為1元/15分鐘;時長費調整為0.5元/15分鐘。按目前的計費規則,用戶騎行15分鐘需要交費1元,超過15分鐘交費1.5元。之前用戶騎行小藍單車1小時之內要交費1元。

隨后,摩拜單車APP顯示,將從4月8日起,在北京實行新計費規則,騎行15分鐘以內收費1元,騎行超出15分鐘,每15分鐘收費0.5元。

滴滴方面表示,為了保障可持續運營及產品服務體驗,經慎重考慮,小藍單車決定在北京市實行新的計費規則。摩拜單車也表示,調整價格的原因是為實現健康、可持續運營,繼續提供用戶滿意的服務。

對于小藍單車和摩拜單車調整價格,黃同學認為,“這是共享單車進入下半場的必然結果,就像網約車和外賣,前期通過低價來獲得大量用戶,競爭淘汰其他玩家之后,企業當然要漲價收回成本。”

“現在的漲價幅度我是可以接受的。若再漲到2元15分鐘,對我來說共享單車的使用場景就會有變化。比如原來800米的距離,我會選擇騎共享單車;如果2元15分鐘的話,這個起步距離可能就會變成1500米,800米我就走過去了。”黃同學介紹。

熟悉共享單車行業運營的張帆(化名)向新京報記者介紹,絕大部分的用戶騎行時間在15分鐘以內。共享單車企業調整騎行費用與車輛耗損更新、早晚高峰調度、日常運維管理等成本居高不下分不開。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哈啰單車與ofo小黃車暫未調整計費規則。哈啰出行方面認為,為了更好的給廣大用戶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品質,單車行業漲價應該是普遍趨勢,企業調整價格是隨著經營策略的調整而發生變化。

車輛減少,共享單車玩家虧損也多“對自己這樣一坐就是一整天的辦公室工作人員來說,騎共享單車能夠鍛煉身體。但我最近沒有再騎共享單車了,車子壞的太多了,越來越不好騎。”就職于某證券公司的王女士介紹。

王女士去年購買了ofo小黃車的年卡,但是還沒用完就申請退押金了。“退的時候才知道要排隊,后來看了新聞才了解到退押金這么難,也不知道沒用完的年卡能不能退錢。”

事實上,經過前期擴張與補貼之后,共享單車玩家普遍處境困難。近日,ofo運營主體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現身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4月3日,ofo小黃車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經確認,事件起因是一位ofo用戶到法院申請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破產,目前此案還在核查階段。

此外,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ofo小黃車與順豐、上海鳳凰、天津飛鴿、天津科林、富士達、雷克斯、深圳夢網、云鳥、德邦等大大小小供應商有合同糾紛,與不少企業對簿公堂,申請被凍結款項過億元。

此前美團點評收購摩拜單車,但摩拜單車的表現并不樂觀。美團2018年財報顯示,受收購摩拜、發展出行等新業務持續投入的影響,美團2018年在排除優先股等特殊會計處理后,經調整的虧損凈額為85.2億元。在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虧損凈額收窄至18.6億元。財報顯示,自2018年4月4日起,由摩拜貢獻的計入綜合收益表的收入為15.07億元,同期虧損45.5億元。

托管小藍單車的滴滴出行,2018年也呈現虧損。2月13日,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的財務數據顯示,該公司2018年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

參與共享單車運營的李靖(化名)介紹,“運營成本更成為企業的重中之重,企業運營成本居高不下也是行業面臨的困局之一。”

“共享單車行業目前主要的困難在于前期融資規模過大,盤子鋪的太大,運營能力跟不上。而如今需要面臨資本回報的壓力,以及粗放運營模式下的巨額成本,另外還有市場的諸多質疑。”互聯網分析師唐欣認為,目前的價格調整,是企業回歸良性商業模式的重要步驟,也是資本熱潮退去之后的,企業的必然舉措。

精細化運營成趨勢,用戶看重服務和體驗“我一個月使用共享單車一兩次,經常無法成功掃碼,有些時候按照APP的指引也找不到單車。”用戶趙雷(化名)對于共享單車體驗并不是很好。

“更看重車輛的新舊狀況而不是品牌。”對于價格上漲,趙雷表示,并不關心價格,只關心用車方便程度。

“企業想要長期可持續發展,仍然需要通過技術手段實現運營效率的提升,而非侵占用戶權益。”李靖介紹,共享單車經過早期的資本關注、跑馬圈地、增量投放階段,現在需要企業具有造血能力,并且能夠對產品和服務進行持續的迭代升級。

“最后一公里出行方式處于高度競爭、替代性強的態勢,直接制約了共享單車漲價的上限。如果價格上漲過快過高,而沒有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和更獨特的體驗,那么漲價就是持續"掉粉"、自掘墳墓的做法。”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交通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馮蘇葦認為。

目前一些城市也在動態考核共享單車企業。3月29日,廈門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對外發布公告,公示2019年度上半年廈門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經營者投放份額考核結果。而ofo小黃車和赳赳單車,沒有獲得投放份額。這也意味著這兩家共享單車或將退出廈門市場。

目前共享單車行業還有哪些困境?張帆認為,目前共享單車行業趨于理性、良性競爭,單車市場秩序日趨有序,進入精細化運營階段。但各地對共享單車“限投令”執行力度仍有差異,玩家在部分城市違規投放時有發生。

“共享單車行業目前仍然在用戶私占、破壞等方面遇到難點,另外針對有些城市的不文明收車情況較多,來自社會和用戶的成本較多。經歷了跑馬圈地后,精細化運營是目前單車企業公認的行業趨勢,”李靖指出。

盈利模式仍待探索

共享單車問世之初,創業者們設想以一元一單,每輛車每天騎行頻次10次為盈利模式。然而前期瘋狂的擴張與燒錢補貼破壞了該模式。

“收取單車使用費,這是共享單車最核心的盈利模式。另外,也可以采用一些后向收費,比如廣告合作、大數據變現等盈利模式作為補充。”唐欣認為。

作為行業黑馬,哈啰單車差異化打法也為后期發展奠定基礎。據了解,目前,哈啰單車已經百城盈利,一輛單車每天的運營和折舊成本為0.9元,產生一次騎行即可實現單車盈利。

對于盈利模式,哈啰出行表示,傳統的共享單車模式依靠騎行產生的費用成為企業的主要收入來源,未來可能需要從流量價值角度引申出綜合服務產生價值,給企業創造更多樣的營收模式。

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型是否合適?熟悉共享單車行業運營的張帆介紹,ofo小黃車與摩拜單車等玩家都曾探索盈利方式,比如摩拜單車與一些企業合作推出“寶箱車”,用戶可以騎行收集貼紙兌換合作企業的產品。再如ofo小黃車與一些企業推出信息流廣告。這些都是未來各企業可以繼續堅持的方向。

哈啰出行提到,當前共享單車行業趨于向精細化運營轉變,更高效更優質的服務是各家追求的目標。用戶根據個人實際需求,購買季卡或年卡,這也是用戶層面應對用車成本上升的辦法之一。

“漲得挺多的,是有點貴。但方便起見還是能接受。”王女士表示,以后還會繼續選擇共享單車出行,“主要就是現在的車子太少了。如果以后經常騎的話,我會繼續購買月卡。”

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實習生 梁馨 劉達 姜仲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