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警法>>正文

那雙未繡完的鞋墊丨四川木里森林火災逝者鄒平

原標題:那雙未繡完的鞋墊丨四川木里森林火災逝者鄒平

山東鄒平:救火烈士英魂歸來 十萬民眾夾道相迎

“以往,你是否會站在宿舍門口,思念你的親人。”4月5日早上7點,27歲的張力又發了一條朋友圈,配圖里漆黑一片,只有遠處家屬樓的窗戶,亮著微弱的燈光。

那是4日晚10點,張力站在舅舅鄒平的宿舍門口拍下的照片。宿舍里,張力的舅媽和表妹,正在收拾鄒平的遺物。這個戴著眼鏡、穿著藍白校服的姑娘,坐在父親的床頭,翻看著身旁木箱上擺放的一個記事本,不明白里面寫的是什么。

記事本里記錄著木里縣的村名并標注了時間。鄒平的一位同事看了看,解釋說,“這應該是每次木里縣發生林火時,你父親做的記錄。”

林火,或許是鄒平再熟悉不過的一個詞。42歲的他,2000年進入四川省林業第五筑路工程處(以下簡稱川林五處)后,從事的工作均與造林和森林防護有關,“火”是防護的重中之重。

2018年5月,鄒平在木里縣水洛鄉從事了8年的森林管護工作后,被派駐到縣森林草原護林防火辦公室協助工作。2019年3月30日,四川涼山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發生森林火災。參與撲火的他,突遇山火爆燃犧牲。

全文2409字 閱讀約需5分鐘

▲鄒平生前照。 受訪者供圖

約好的旅行再難成行

在舅媽和表妹收拾鄒平的遺物時,張力幾乎沒敢進屋,“我老是想起幺舅(小舅),我們一大家人這么好,他怎么就不在了呢。”

鄒平是張力的表舅,兩人雖然相差十余歲,卻無話不談。去年年關,張力給鄒平打去電話,詢問他春節能否回家。雖然張力知道,這幾乎不可能。

鄒平老家在四川達州市大竹縣,地圖顯示距離涼山州木里縣有1000多公里。在木里縣工作了19年的鄒平,過年很少回到老家與家人團聚。1月至6月是森林火災的高發期,而作為“全國林業第一縣”的木里縣,任務更為繁重。木里縣人民政府官網數據顯示,全縣現有林業用地面積94.14萬公頃,其中,林地62萬公頃。這一數字,是四川全省的十分之一,全國的百分之一,以縣為單位,居全國之首。“過年不允許回家,七八月份雨季到了,大家才可以休假。”川林五處駐木里森林管護站負責人李強稱。

張力,確實得到了否定的答復。但鄒平提到7月份回去時,兩家人要一起去廣東東莞旅行。鄒平的妻子在東莞打工,張力的妻子也在。2018年7月,鄒平和張力曾先后到東莞,但未能一起游玩,“所以我們又約了,今年等他休假回來,要一起去的。”

鄒平宿舍地上的一個麻袋里,裝著兩個厚約20厘米的圓木盤,這是他答應幫張力買的菜板。張力蹲在地上,眼里噙淚。他說,聽說木里的菜板好,才讓舅舅幫忙買。“他早就把東西準備好了,但還沒等給我帶回去,他就走了。”

給兒子的鞋墊未繡完

鄒平的宿舍位于木里縣扎昌街西側的一棟3層建筑內,這是川林五處駐木里森林管護站為職工租下的房子。宿舍6平方米大小,兩人一間,鄒平的床靠在墻邊,一個衣柜和一個當作床頭柜的木箱子,幾乎是他在駐地的所有物品。

鄒平生前上山時常背一個迷彩軍用包,妻子把他的遺物裝進包里。女兒則坐在床頭,兩人都很少言語,只是看到某些物品時,會詢問身旁鄒平的同事。

衣柜里的藥、木箱上擺著的水杯、一副黑框的眼鏡,鄒平的妻子都不打算裝進包里。但壓在床墊下的一雙鞋墊,她塞了進去。那是一雙用紅線繡的白色鞋墊,鞋墊上還別著大頭針。“這是鄒平給兒子繡的,還沒繡完。”皺平的一位同事說,鄒平空閑時會繡些東西,還曾見他給兒子打過毛衣。

與鄒平同室的柳紅利回憶,鄒平內向,但與大家相處得很好。有時候他們下山宣傳防護,一去都是半個月,回到宿舍才能睡個安穩覺。鄒平與妻子視頻,都不當著同事的面,“怕打擾我們休息。”有時候,同事們也會湊上去看看,說兩句話。

▲鄒平在宿舍的床鋪新京報記者 程亞龍 攝

沉默寡言的巡山者

2000年,鄒平進入川林五處營林四隊工作。2000年7月至2011年10月,在川林五處營林四隊(甘洛施業區)從事天保工程(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人工造林工作。李強稱,從育苗到種植他“樣樣精通”。2011年,鄒平調到川林五處木里縣水洛森林管護站,從事森林管護工作,在鄉里呆了8年,才派駐到縣森林草原護林防火辦公室工作。

李強稱,在鄉里從事森林管護,生活很艱苦,他們常駐在鄉里的只有4人。每隔1天,他們就要上山巡一次山,走的都是羊腸小道,回來要匯報走的路線,看到了什么,怎么處理的。不上山時,還要入戶到村民家宣傳防火、防護。“他不太愛說話,都是默默地干好工作,從未有過怨言。”

川林五處駐木里森林管護站負責木里縣78萬畝左右的原始森林,鄒平所在的水洛鄉有20多萬畝,其中還包括了恰郎多自然保護區,任務非常重,自然保護區里國家級保護動植物非常多,不能有任何閃失。“他們巡山,都是早上帶著干糧和水上山,晚上回到駐地,還要寫當天的情況匯報。”

2018年5月,因工作需要,鄒平被派駐木里縣森林草原護林防火辦公室協助工作。在李強看來,這個工作雖然在縣城,但并不輕松,“全縣的起火情況都會第一時間匯報到護林防火辦公室,下山救火是常事兒”。

“看你們慢慢長大”

3月30日晚,接到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發生森林火災的火情后,鄒平跟隨木里縣林業森林局局長楊達瓦上山。

鄒平的同事聶永林記得,那天鄒平回到宿舍,收拾行李出發。“出發之前,我還專門給他拿了一瓶腸胃藥。他腸胃不好,進山之后又要吃干糧,喝冷水,怕他拉肚子。”

聶永林稱,他們從事森防工作,大家相互之間都比較照應,因為一進山就是好多天,很辛苦。“此前我進山的時候,他也會囑托我,注意安全。真的沒想到,他會遇難。”

川林五處駐木里森林管護站主任鄭軍稱,3月31日凌晨4點,他還曾打通鄒平的電話,電話里他說已經在雅礱江鎮了。“下午再聯系,手機就無法接通了。”

“進到山里,沒有信號是常有的事。所以我們要求每到一處有信號的地方,就要向后方匯報情況。”鄭軍稱,4月1日得知有人員失聯的消息后,他開車就往起火點趕,后來才知道,鄒平和楊達瓦一行遇山火爆燃犧牲。

4月4日晚間,張力翻看鄒平的QQ空間,一個名為“看你們慢慢長大”的相冊記錄了他一雙兒女近6年的生活。鄒平常常不在家,張力有時會拍些表妹、表弟的照片給他,他都存在了QQ空間里。“我一直不敢相信幺舅去世了,他還有好多事沒有辦呢。”

這天晚上,張力沿著鄒平每天上班必經的一條坡路走了5分鐘,并錄下視頻,“讓我幫你走完最后一遍。”

張力重走舅舅鄒平每天上班必經之路。 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記者 程亞龍 王洪春 實習生 曹夢怡 編輯 董玫 康佳

值班編輯 王洪春

本文為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