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財經>>正文

瑞幸開始抵押咖啡機了,它會走上輝山乳業的老路嗎?

原標題:瑞幸開始抵押咖啡機了,它會走上輝山乳業的老路嗎?

發端于2018年的瑞幸咖啡,始終是一個熱點話題制造器。市場對于其一年多的瘋狂擴張一直存在質疑,特別是其高額的“燒錢補貼”。瑞幸也毫不避諱,虧損和燒錢都是預期內,在于培養消費趨勢,增強消費者粘性;2019年還要再開2500家門店,而且補貼還將持續3-5年。

據稱,2018年前9個月,瑞幸就虧損8億多元,平均賣一杯咖啡虧損23元,所以其持續經營能力一直備受質疑。近期,瑞幸咖啡新增的一條動產抵押信息又挑起了大家敏感的神經。瑞幸用北上廣深成都等地門店的咖啡機、奶箱、粉倉等動產作為抵押物,抵押給中關村科技租賃有限公司,涉及債權金額為4500萬元。

瑞幸回應稱,這一操作是一筆常規的設備融資租賃,符合其輕資產運營的大思路。瑞幸所稱的融資租賃,就是瑞幸將自己買回來的設備賣給租賃公司,取得現金,然后再租回來使用。

瑞幸的解釋是有其合理性的,因為一般情況下,采用融資租賃方式可以使得企業減少一次性設備的資金投入,或者能夠快速收回購買的設備的資金,從而達到加速資金周轉的目的。

通常情況下租賃物件的價值不應過低,并且回收難度適宜,不然出租人經營成本過高,回收處置難度大,會帶來債權的直接損失。例如,常見的融資租賃的標的有飛機、大型生產設備等。但是,直觀來看,瑞幸此次抵押的都是分散的小件低值的動產物品,保值和處置均有難度。

這一狀況不禁讓人想起當年讓眾人驚詫的輝山乳業“奶牛回租”。2016年,當時號稱擁有全國最多牧場的輝山乳業將約占其四分之一牧群的約5萬頭奶牛出售給一家融資租賃公司,后用租回來,換回約10億元人民幣。其時,價值波動大、風險高、流動性差的”活體奶牛“作為抵押品也是不常見的。

可以料想,當時的輝山應該也是幾乎窮盡了企業傳統常規融資途徑和方式,其當年三季報顯示,公司資產規模139.9億元,而負債規模達211.6億元,嚴重資不抵債,其中銀行授信余額就達140億元,因此公司被迫”創新“設計出活體奶牛售后回租項目。

后續的故事大家也很清楚了,當年末,著名的做空機構渾水先后發布兩次報告稱輝山乳業存在財務欺詐行為,利潤造假,公司一文不值。2017年3月24日,公司股價崩盤,最多跌去90%。這家公司是患上了嚴重的”融資饑渴癥”,當時被爆出資金鏈斷裂,深陷債務危機,累計負債超400億。

再回到瑞幸,目前的瑞幸仿佛還并沒有那么糟,也在維持著良好的口碑營銷和快速的門店擴張,但是融資租賃雖是融物但最終目的還是承租人融資。瑞幸在實現自身經營“造血”之前,為了維持較快的開店速度和估值水平,對資金的“饑渴”是可想而知。當年的輝山乳業也考慮過回歸A股進行再融資,可惜上市之路并不平坦。未來若無后續新的股權投資進入或順利上市,瑞幸的快速擴張或戛然而止,并且或會陷入長期的融資怪圈終將難以為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