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文化>>正文

清明兩首詩:一首對生命的呼喚,一首對死亡的祭奠,都值得品讀

原標題:清明兩首詩:一首對生命的呼喚,一首對死亡的祭奠,都值得品讀

受大詩人杜牧的影響,提起清明,我們首先想到的便是,那個春雨綿綿,逢著牧童,遠望杏花的場景。路上的行人是“欲斷魂”,也許是節日的氣氛,又或許是那紛飛的細雨,總之清明細細咀嚼來,便是惆悵的味道,不是哀傷得慟哭,也不是歡喜得大笑,是綿綿的惆悵失意。

清明讀懂兩首詩足矣,一首是游賞在春天,一首是祭祖在故鄉,一首是對生命的呼喚,一首是對死亡的祭奠。村上春樹說過,死亡并非生的對立面,而是作為生的一部分永存。生死的距離永遠沒有你想像得那么遠。而清明,將這個距離拉得更近了。

四月,生來就是充滿生機,帶著滿滿的青草味,連素來嬌羞的桃花,也躍滿枝頭,鳥兒在鳴唱,水里的魚跳動起來。風吹起,梨花陣陣紛飛,這樣的日子不正是適合踏青嗎,和家人朋友們一起,來一場春的旅行,在微醺的陽光下,連最煩惱的事都忘卻。大約吳惟信筆下的清明最能代表這樣的時刻了。

梨花風起正清明,游子尋春半出城。

日暮笙歌收拾去,萬株楊柳屬流鶯。

這是一首踏青出游之詩,這個清明有著風起梨花的明媚溫柔,恰在這樣的日子,游人們出城去尋春,大家嬉戲玩鬧,到了日暮西山之時,才匆忙收拾離去。此時,流鶯飛回楊柳叢,一切歸于平靜。簡簡單單的四句,就道出了清明里獨屬生命的那一部分,那是經歷了漫長的嚴冬,才復蘇而來的生機。

清明,也在召喚著遠在他鄉的游子,歸來,祭拜亡魂,為死去的親人們送上最誠摯的問候和禮物。小小的墳塋隔著生與死,也聯系著一代人的根脈。有它,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們的故土。寫清明的詩人有很多,甚至游子思鄉的也不在少數,可是我卻覺得這首宋詞清明最是情真意切。

清明時節雨聲嘩。潮擁渡頭沙。翻被梨花冷看,人生苦戀天涯。

燕簾鶯戶,云窗霧閣,酒醒啼鴉。折得一枝楊柳,歸來插向誰家。

清明之時,詩人被困于大雨之中,他看到江邊的水流翻涌,此時借梨花之口,道出了自己的遭遇,不是留戀他鄉,只是不能回到故鄉,其中心酸,只有詩人自己知道。下片詩人借歡消愁,借酒消愁,然而也不過是愁更愁罷了,醒來人去樓空,更是孤獨。最后一句情感更進一步,詩人折起了楊柳想要插到家門,可拿起時才驚覺,哪里是家,天涯游子,無處安放的心,該何去何從呢?詩人也許是想在清明之時,回家祭祖,為故去的親人們上香,撒些冥幣,可是就連這些最簡單的事都做不到,又怎么不惆悵呢?

清明節既叫踏青節,又叫祭祖節。清明是屬于春天的,也是屬于游子的。就如于丹在《人間有味是清歡》說道,很少有一個節日,像清明這樣意蘊深厚而含混,風清景明,慎終追遠,這是一個悲愴的日子,放歌踏青,追逐春天,這是一個輕盈的日子。這一天,大約是生與死最近的一天,近得他們的對白也如此清晰。他們說什么呢?他們說,生者,永遠熱情地活著,死去的人們和故土,永遠銘記于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