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財經>>正文

網紅“江小白”要黃了?

原標題:網紅“江小白”要黃了?

通過網絡營銷成功打開了年輕人市場的白酒網紅“江小白”最近又火了一把。

不過這把“火”卻不是什么好“火”——最近一則關于“江小白”商標權歸屬的判決引發行業內外的高度關注,據悉2016年重慶江津酒廠集團(以下簡稱:江津酒廠)提請“江小白”商標申請無效,去年11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江小白”商標申請無效。

雖然之后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聲稱,“江小白”商標可以繼續使用,但江津酒廠卻不肯罷休,發表聲明稱,自2013年1月開始至今,江津酒廠一直在酒商品上對江小白品牌進行維權,直至2018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發終審判決。

那么,“江小白”終將歸屬哪家?商標危機又會對這個現象級網紅白酒的未來造成怎樣的影響呢?

向杜蕾斯學習的“網紅”江小白

“江小白”這個名字,聽上去不像白酒品牌,反而像是個90后文藝小青年。而這也和它的定位很相符,在還未上市之前,江小白就將目標人群定位在了一個傳統白酒難以攻入的群體——年輕市場。

當下的年輕人,在酒類選擇中往往偏好啤酒、紅酒和預調雞尾酒等,一般出現在正規宴席上且價格和度數都較高的傳統白酒,并不符合他們在聚會或娛樂時的需求。

可是年輕人市場真的是白酒行業能夠忽視的嗎?我們常說,市場需要培養。可是如果長時間忽略掉年輕人,即使他們的年齡隨著時間慢慢增長,哪怕有一天他們不再年輕,這個市場也將不屬于白酒行業。

而且年輕人真的不需要白酒嗎?江小白的成功可以告訴我們,答案是否定的。

若論起網絡文案的出神入化,江小白幾乎可以與互聯網文案領域的大咖——杜蕾斯有一爭之力。不過江小白的文案針對性更強,“耽誤你的不是運氣和時機,而是你數不清的猶豫”“不要到處 宣揚你的內心 因為 不止你一人 有故事”“有一種孤獨 不是做一些事沒人陪伴 而是做一些事沒人理解”“要是沒了這股勁 未來又怎會有奔頭”等等,幾乎每一句話都在直擊年輕人的心靈痛點。而例如2017年雙十一推出的“一生一世酒”的事件性營銷手法更是層出不窮。

年銷售額3個億,江小白用短短幾年時間造就了一個白酒行業的互聯網神話。

誰是“親娘”?江小白“尋親”記

江小白造就的輝煌有目共睹,可是江小白的商標究竟是“屬于”誰的呢?

2015年,江津酒廠針對“江小白”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2016年,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裁定,宣告“江小白”商標無效。江小白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此案經歷一、二審。近日,北京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支持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駁回江小白公司的訴訟請求。

(此案判決書部分截圖)

“江小白”這個孩子是屬于誰的呢?是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的“親生子”,還是江津酒廠的“被拐走的孩子”呢?

(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

3月30日晚間,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發布《關于“江小白”商標的聲明》稱,自2011年起,江小白公司在中國已注冊百余件“江小白”商標,依法可繼續使用,所有江小白產品均正常銷售,暫時無效商標僅為江小白名下注冊的第10325554號商標,該商標屬于國際商標分類中的第33類商標,主要包括酒、葡萄酒、黃酒、白蘭地、果酒、燒酒、料酒、蘋果酒、米酒、開胃酒、含水果的酒精飲料等等。

江小白還稱,“江小白”品牌及卡通形象,由創始人陶石泉原創,設計于2011年。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官方網站記錄,除江小白之外,無任何酒企持有“江小白”商標。另外,江小白在全球主要國家和地區已注冊持有“江小白”等商標,“江小白”境外注冊商標的權利和“江小白”品牌的商業運營不受任何影響。

4月3日,江津酒廠發布聲明稱,自2013年1月開始至今,江津酒廠一直在酒商品上對江小白品牌進行維權,直至2018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發終審判決。

該聲明表示,“江津酒廠在此鄭重告知相關當事人(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小白公司)請嚴格遵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禁止在酒商品上將‘江小白’作為商標使用。”

據江津酒廠描述,從2010年開始,江津酒廠一直想開發一款適合80后、90后年輕消費群體的時尚產品,2011年初江津酒廠副總經理周強在成都市場及省外市場開拓新消費渠道,了解到成都許多消費者都愛喝“幾江牌”江津白酒,并一直簡稱幾江牌江津白酒為“江白”,受此啟發,便提出開發一款小酒并取名為“江小白”。

此后,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陶石泉一直在與江津酒廠溝通江小白酒產品的經銷代理合作事宜,2011年12月19日以及2011年12月21日,江津酒廠與陶石泉往來郵件(經公證)說明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為江津酒廠江小白酒產品包裝提出設計方案,并讓江津酒廠確定,同時提及經銷代理相關內容。

2012年2月20日,江津酒廠與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正式確立“江小白”酒產品的經銷代理關系,并簽署合同,后者作為前者經銷商,負責江小白酒產品的銷售。

(江津酒廠聲明部分截圖)

但是在2011年12月19日,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申請注冊江小白商標(以下簡稱涉案商標),申請號:10325554;2012年3月12日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將涉案商標轉讓到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陶石泉)名義下。2015年5月18日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將涉案商標轉讓到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同年,江津酒廠針對涉案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

商標評審委員會認為,江津酒廠提交的證據顯示,新藍圖公司、江小白公司是江津酒廠的經銷商,二者存在一定的合作關系;新藍圖公司與江小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曾與江津酒廠有關于設計稿的郵件往來,其對江津酒廠的“江小白”商標理應知曉。雖訴爭商標未以江小白公司名義申請注冊,但未經江津酒廠授權,新藍圖公司申請注冊與江津酒廠的商標高度相近的訴爭商標具有明顯惡意。

根據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未經授權,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標進行注冊,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商標評審委員會最終裁定“江小白”商標無效。

江小白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法院于2017年2月20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并通知江津酒廠作為第三人參加本案訴訟,于2017年6月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法院認為,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小白”商標并非江津酒廠的商標,新藍圖公司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并未侵害江津酒廠的合法權益,未構成2001年修正的《商標法》第十五條之情形。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被訴裁定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錯誤,審查結論錯誤。判決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江小白”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要求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

商標評審委員會和江津酒廠不服一審判決結果,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經審理,法院認為,現有證據來看,訴爭商標雖由格尚公司申請注冊,但訴爭商標在申請注冊過程中就由格尚公司轉讓至新藍圖公司,而新藍圖公司又系江津酒廠的經銷商,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曾與江津酒廠存在關于“江小白”品牌設計稿的郵件往來,其對江津酒廠“江小白”商標理應知曉。江津區糖酒有限責任公司與新藍圖公司2012年2月20日簽訂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并未約定商標等知識產權的歸屬。

此外,江津酒廠提交的銷售合同以及產品出貨單、貨物運輸協議等證據表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津酒廠已經為實際使用“江小白”作準備,并已經實際在先使用“江小白”品牌。商標評審委員會與江津酒廠上訴理由成立,法院予以支持。

而據媒體報道,目前已經有多家酒行業大佬在這場商標紛爭中站在了江小白公司一邊。國內最大的O2O酒類銷售平臺1919創始人楊凌江日前連發三次朋友圈力挺陶石泉,他呼吁維護品牌創始人應有的權益,白酒行業不需要投機者。酒仙網董事長郝鴻峰也對外發聲,稱“江小白就是陶石泉的,地球人都知道”。

(文中圖片來自于網絡)

撰文|宋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