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澳客网|中国澳客网首页
>生活>>正文

反殺深夜砸門闖入者若算防衛過當,是“法向不法讓步”

原標題:反殺深夜砸門闖入者若算防衛過當,是“法向不法讓步”

醉漢入室行兇 殘疾按摩師反殺被訴“防衛過當”

文 | 劉昌松(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律師)

又一起反殺案引發社會關注。

據上游新聞報道,遼寧撫順,2018年9月18日凌晨2點多,早已關閉足療店休息的于海義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45歲的他摸黑走到門前,看到門外一名身材結實、疑似醉酒的中年男子不停地用力砸門,還大聲辱罵“不開門整死你”。

黑暗中,于海義看見男子拿著一個類似磚頭的東西,極度恐懼中拿起桌上水果刀防身。很快男子破門而入,進來追打于海義。雙方廝打在一起,混亂之中,于海義扎了男子肚子一刀。男子倒地后,于海義為其包扎傷口,并且撥打120急救電話,將其送往醫院,最終男子不治身亡。

(至今依舊變形的足療店門把手 圖片來源:上游新聞)

撫順市檢察院認定于海義的行為屬于防衛過當,以涉嫌故意傷害罪起訴至撫順市中級人民法院,目前案件尚未開庭審理。

控辯雙方都認為,于海義的行為屬于防衛,但究竟是過當還是無過當,這涉及罪與非罪問題。

檢方認為于海義有罪。理由是,被害人呂某實施不法侵害時并未使用兇器,尚未嚴重危及人身安全,而被告人于海義卻使用刀具進行防衛,并致被害人死亡,于海義并非只能采取此防衛行為才能有效制止不法侵害,對不法侵害人造成的損害遠遠超過了僅僅使其喪失侵害能力或者終止其侵害行為的程度,其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所以,這屬于防衛過當,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根據當時的時空條件,公訴機關顯然過于苛求防衛人于海義了。試想,對于深夜無故砸門闖入的不法侵害者,以及“不開門整死你”的威脅,還有情急中似乎看到對方拿著板磚的樣子(哪怕是錯覺),誰能預測其入室后的侵害行為達到何種程度?法律怎能苛責室內的防衛人只能用身體防衛而不能用刀防衛呢?此時,用刀防衛是正當的,否則,就是典型的“法向不法讓步”。

(于海義的殘疾人證 圖片來源:上游新聞)

還應看到,本案中于海義雖然用刀防衛,但表現得相當克制。一般來說,用刀防衛可以選擇刺向不法侵害者頭部、頸部或者胸部等重要臟器部位,而于海義刺向的是腹部,四肢和腹部是相對沒有重要器官的部位,刺一刀一般不會導致斃命。所以,可以合理推測,于海義刺這一刀的目的,是為了制止不法侵害而非故意傷害。

也就是說,本案用刀防衛沒有錯,防衛時僅刺向腹部一刀沒有錯,換言之,本案既不存在犯罪故意,也不存在犯罪過失。至于不巧刺到腸系膜中動脈造成不法侵害人死亡,應看成出乎于海義意料的意外事件。依刑法第16條的規定,意外事件不是犯罪,不負刑事責任。

本案辯護律師也認為于海義無罪,是從特殊防衛角度而言的。這種防衛不存在過當,所適用的法條是刑法第20條第3款。該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由于防衛行為致人死亡也不存在過當,刑法理論稱之為無過當防衛。

本案中,被害人呂某雖未持刀具,但其在醉酒支配下,在被于海義明確拒絕的情況下,強行實施辱罵、砸門入室等不法危害,已經屬于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行兇”,可以采取致死也不為過的防衛。于海義這樣做是正當的、無罪的。

(于海義所在村子多位村民聯名簽署證明書,證明于海義“老實本分,遵紀守法”。圖片來源:上游新聞)

近段時間來,關于被侵害后反殺致死的案件和討論非常密集。在此類案件中,要特別強調常識判斷。法律格言有云:“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法律和司法注重常識的最大體現是陪審團制度:在實現陪審團制度的國家,是由未受過法律專業訓練的人擔任陪審團成員,當陪審團成員一致認為被告人無罪時,即可以當庭釋放被告人了,只有陪審團認定被告人有罪,才由法官來裁量具體刑罰。

現在社會治安形勢不好,不少人放置刀具之類在客廳以備不測,尤其是家里只有老弱病殘人員時。本案足療店二樓住著幾名女工,一樓住著于海義這位殘疾人,即使他們備刀以防夜間出現意外也完全正當,何況還只是隨手操起桌上的刀,而且不速之客深夜而至,破門而入,還揚言“不開門整死你”,用刀防一防何錯之有。這就是常識。假設本案也由陪審團來審,我相信會一致認定其無罪。

一個眾多村民聯名證明其“老實本分,遵紀守法”的殘疾人,在不法侵害者深夜向他伸出罪惡之手時,法律應允許他用刀向罪惡宣戰,而不能對他的防衛橫加苛責。期待后續的司法訴訟還于海義以公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i澳客网